<kbd id='UCmJF7c2fkadRl'></kbd><address id='2m8ujQ2BnqxR7'><style id='gvAlrMJI'></style></address><button id='9FRTiIR0dbNWm'></button>

          一比分 高清视频

          来源:足球全民资讯网  作者:原文链接   发表时间:2018-05-07 12:09:57
          (原标题:中央干部下地方,为什么大多去当副市长?)

          关注时政的朋友们可能注意到了,从四月底至今全国不少地区在集中进行“人事调整”,甚至不少城市一次任命了好几位副市长。事实上,这只是中央今年年初的一份通知最近开始集中落地。

          虽然看似常规,但其中值得说道的地方并不少。

          年初这份名为《关于聚焦脱贫攻坚选派干部到西部地区、老工业基地和革命老区挂职锻炼的通知》,将283名来自中央的干部送到了“西老革”地区。人数上,创下了中组部的历史新高。

          政知见注意到,十八大之后,针对“西老革”地区(西部地区、老工业基地和革命老区)的干部挂职这已经是第三轮。在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目标的倒逼之下,本次挂职安排力度空前。

          针对“西老革”的三次大挂职

          3批“西老革”挂职干部的主题都围绕“脱贫攻坚”。

          2013年底,第一批选派干部241名;2016年3月,选派225人;本次挂职人数达到283人。

          和前两次相比,本次挂职的独特不仅仅体现在人数上。

          首先,干部来源上有所不同。

          目前可以查证,2016年的挂职干部主要来自中央和国家机关干部、中央企业管理人员和教育部直属高校班子成员,而本次挂职的干部,在2016年的基础上,还发动了人民团体的干部前往,例如,安徽省就有两名来自中国文联、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的干部挂职蚌埠市和铜陵市的副市长。

          另外,本次挂职的组织单位也有所扩大。

          2016年,挂职干部集体谈话会只有中组部的相关负责人参加,这意味着挂职活动是中组部一家筹划的。而今年的“西老革”挂职,是中组部、财政部和国务院扶贫办共同举办的,动员工作也是中组部和国务院扶贫办共同召开的。

          目前,只有部分省市公布了准确的挂职干部人数。据政知见统计,安徽10人、江西42人、陕西15人、四川25人,黑龙江14人,辽宁14人,广西14人。另有贵州、云南、内蒙古公布了相关消息,但只零星披露了挂职的地点和人数。比如贵州毕节安排了4位挂职副市长,铜仁市两名;云南玉溪和昆明各一位挂职副市长;内蒙古两人,等等。

          按照惯例,挂职干部到达地方后,先到地方组织部报到,继而召开集体座谈会,简单介绍下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情况。出席这个会议的一般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但也有“高规格”接待的。比如4月28日,广西与挂职干部座谈的就是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

          新闻、金融领域挂职干部

          政知见在4月16日本次挂职干部培训动员会召开后不久就对这件事有了直观的感受。

          和其他同仁一样,因为工作的原因,政知君与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新闻局的领导们交流的较多,有几位熟悉的领导也离开了北京,参加这一轮的挂职活动。

          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副局长曲卫国,挂职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目前担任盟委委员、行政公署党组成员、副盟长。

          全国政协也有。

          挂职安徽阜阳市委常委、副市长的刘劲松,官方公布的现任职务是人民政协报四级职员,他在2007年4月到2011年2月,在全国政协办公厅研究室新闻局任宣传处处长。

          本次挂职干部中也有不少金融领域的干部。

          例如5月3日刚刚任命的云南省玉溪市副市长胡春雨,此前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工作;二度被任命为贵州省毕节市副市长的王光友之前担任信达证券董事会办公室总经理、监事会办公室总经理;安徽省安庆市委常委戴钦公,之前为证监会行政处罚委员会副司局级委员,金融领域的还有很多。

          对金融领域人才的需求各地都很强烈。2016年时,贵州省委主要领导还曾向人民银行、银监会、国开行、光大集团等中央金融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主要负责人发出亲笔信函,邀请金融人才到贵州挂职,“每个市州县都要配一名懂金融的班子领导”,“确保让挂职金融人才有实权、管实事、有作为”,可以说相当诚恳了。

          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看来,选派金融领域干部到地方挂职还有一个原因,防范金融风险也是三大攻坚战之一,地方除了利用好资本,也需要防范其带来的风险,这些都是金融领域干部相对擅长的工作。

          为什么大多挂职“副市长”?

          本次挂职的干部选拔,按照“以事择人、人事相宜”的原则,以能否承担起脱贫攻坚任务作为选派干部的重要标准,派出的干部政治素质好、年富力强。

          虽然本次官方没有完整的数据公布,但从安徽10名干部的数据看,平均年龄48岁,最大的50岁,最小的42岁,全部都是厅局级干部。

          也可以参考2016年的数据。选派到内蒙古等13个省区市挂职的173名干部中,平均年龄46岁,研究生学历占76.3%;选派到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承担对口支援任务的52名干部中,大都是处级干部,所以平均年龄也较小,为38.2岁。

          可以看出,中央挑选的全是“正当年”干工作的干部。

          这也解释了为何外派挂职的干部大都是“副市长”。中组部组织的外派挂职,相当一部分都是副厅局级的领导干部,对应到地方,就是市委常委、副市长级别。

          对于本次挂职的种种变化,竹立家表示,这可以说是进一步贯彻习近平的人才观。他说,从十八大开始,中央越来越强调为地方发展提供人才支撑,要积极发动各方力量。所以本次挂职既有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干部,也有人民团体的干部,这些在以前并不多见,而且人数也创了历史新高。


          在各地开展的座谈会中,有的已经对挂职干部提出了希望。比如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曾一春希望挂职干部们既要“身挂”更要“心挂”,珍惜机会、担当作为。

          编辑: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www.agcjc.com all rights reserved